吾爱广告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
《人民的名义》里提到的《天局》全文是什么?跟祁同伟有什么关系? ...

[复制链接]
左旋肉碱论坛 发表于 2019-4-25 06:3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广告位出租网

马上注册,发布您的文章,原创内容可以置顶哦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反腐大剧《群众的名义》火了,就连赵东来随口提到一本奥秘书里的文章《天局》也火了。《天局》,讲的是与全国棋,胜天东床的故事。《天局》全文是什么?跟祁同伟有什么关系?

欢迎来到【吾爱发广告网】交流、互助、发广告
 

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.52fgg.com [这是默认签名  更换签名点这里!]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时尚新刊 发表于 2019-4-27 07:3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混沌想与天斗,为了不活得像条狗,即使搭上人命也要赢天东床。祁同伟佩服混沌与天斗的精神和气魄,而从农村身世的他一向渴望权贵,但是,向梁璐求婚使他的庄严死掉了,做人的理想和信心也耗费了,因而他把这类扭曲的“偶像崇敬”植入到自己人生观众:他想要获得权和钱来换回自己的庄严,就要敢冒险。

《天局》:

       西庄有个棋痴,人都称他混沌。他对万事模糊,惟独精通围棋。他走路跌跌斜斜,听说是踩着棋格走,步步都是绝招。棋自然是精了,却没妻子——正值四十壮年。但他实在的苦处在于找不到对手,心中常覆盖一层孤独。他只好跟自己下棋。
  南三十里有个官屯小村,住着一位小学教师,是从北京迁返回籍的。传闻他是围棋国手,段位极高,犯了什么毛病,才窝在这山沟旮旯里。混沌访到这位高手,经常步行三十里至官屯弈棋。
  混沌五大三粗,脸庞黝黑,棋风刚勇非常,善用一招“镇神头”,搏杀极凶恶。教师头回和他下棋,下到中盘,就受惊地抬起头来:“你的杀力真是罕有!”混沌谦虚地址颔首。但教师收官功夫甚是出色,渐渐地将空拣返来。两人惺惺惜惺惺,豪杰识豪杰,成为至好。教师常把些棋界工作讲给他听。讲到近代日本围棋突起,远胜中国,混沌就暴露冒失性了:“妈的,杀败日本!”
  混沌确是怪才。儿时,一位瘸子老塾师教会他围棋。三年自然灾难,师长饿死了。混沌自生自长,跑野山,喝浑水,前程成一条铁汉。那棋,竟也浑然天成,生出一股庞大的蛮力,常在棋盘上搅起狂风骇浪,令对手咋舌。不管怎样坚固的堡垒,他强攻硬打,定将其摧毁。似乎他伸出一双粗黑的大手,推着泰山在棋盘上行走。官屯教师经常感慨:“这股气力从何而来?国家队如果……”恍如想起什么,下半句话打住。
  尾月三十,混沌弄到了一只猪头。他便绕着猪头转圈,嘴里嘀咕:“能曩昔年吗?能吃上猪头吗?落魄的人哪!”因而背起猪头,决意到官屯走一遭。
  时值傍晚,漫天大雪。混沌刚出门,一身黑棉衣裤就变了白。北风咆哮,恍若有无数人劝止他:“混沌,别走!这大的雪——”
  “啊,不!”
  千人万人拉不住他,他固执而任性地投入田野。雪团团簇簇如浓烟翻滚。群山摇摇摆晃如醉汉不能守静。风雨夹裹逼得混沌陀螺似的扭转,睁不开眼睛,满耳咆哮。天空中有隆隆声,神灵们驾车奔驰。冰河早被覆盖,隐入莽莽雪原不见踪影。六合化作一片,无穷广大,却又无穷拥堵。处处潜伏着危险。
  混沌走入山岭,渐渐丢失了偏向。天已断黑,他深一脚浅一脚,在雪地里跌跌撞撞。背上那猪头冻得铁硬,一下一下拱他脊背。他想:“要糟!”手脚一软,跌坐在雪窝里。
  含混一阵,混沌骤醒。风雪已停,天上悬挂一弯寒冰,照得天下冷寂。借月光,混沌发现自己身处一山坳,平整四方,如棋盘。高山一侧是刀切般的绝壁,四周黑沉沉大山环抱。混沌晓得这地方,村人称作迷魂谷。堕入此谷极难脱身,更况且这样一个雪夜!混沌心中惊慌,拔脚就走。但是身如着魔,转来转去总回到那棋盘。
  夜已深。雪住天更寒。混沌要冻作冰块,心里却还苏醒:“妈的,不能在这儿冻死!”四下巡查,发现山上皆黑石,块块庞大如牛。他干脆不走,往返搬黑石取暖。原本天生蛮力,偌大的石块一叫劲,便擎至胸腹。他将黑石一块块置于高山。身子暖了,脑子却渐渐懵懂,入睡似的眼前模糊起来。
  他似乎转过几个山角,隐约看见亮光。急赶几步,来到一座高雅的茅舍前。混沌大喜:“本日获救了!”莽鲁莽撞举拳擂门。屋里有人应道:“是你来了。请!”
  混沌进屋,但见劈面摆着一张大床,蚊帐遮掩,看不出床上躺着何人。混沌希奇:什么毛病?冬季怕蚊咬?蚊帐里传出病恹恹的声音:“你把桌子搬来,这就与你下棋。”
  混沌大喜:有了避风处,还捞着下棋,今晚好命运。又有几分迷惑:听口气那人认得我,却不知是谁。他把桌子般到床前,禁不住探头朝蚊帐里观望。但是蚊帐似云似锦,叫他看不透。
  “混沌,你不必观望,下棋吧!”
  混沌感觉羞惭,抓起一把黑子,枝梧道:“教员高手,饶我执黑先行。”
  蚊帐中人并不忍让,冷静等他行棋。混沌思忖很久,在右下角置一黑子。蚊帐动动,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。混沌觉眼前一亮!那白臂如蛇游靠近棋盒,二指夹起一枚白子擎至空中,叭一声脆响,落子棋盘中心。混沌大惊:这全不是常规下法!哪有第一着占天元位置的?他伸长脖颈,想看看蚊帐里究竟是什么人。
  “你不必观望,你见不到我。”
  声音绵绵软软如病中吟,比女子更细弱;但又带着仙气,恍如从高远处传来,隐约约约却字字清楚。这声音叫混沌深感奥秘,暗叹今夜有了奇遇。混沌奋起精神,预备一场好战!
  棋行十六着,厮杀起头。白棋飞压黑右下角,混沌决然冲断。他自恃棋力雄壮,有仗可打从不罢休。白棋黑棋各成两截,四条龙盘卷翻滚沿边向左奔突。混沌素以快棋著称,对方更是落子如飞。官庄教师常说混沌棋粗,蚊帐中人却快而周密。混沌惊诧之心有增无减,更使足十二分蛮力。白棋奇妙地逼他做活,他却又把一条白龙截断。现在谁也没有退路了,不吃对方的大龙必死无疑。
  围棋,只黑白二子,却最表现保存合作的本质。它又不像象棋,无帅卒之分,恍如代表六合阴阳,赤裸裸就是冲突。一旦自己的保存遭到威胁,谁不豁出老命奋起抗争呢?现在,右下角燃起的烽火越烧越旺,厮杀极惨烈。混沌掉臂一切地揪住一条白棋,又镇又压,穷追猛打。白棋却化作涓涓细流,静静地在黑缝中流淌,往黑棋的左上角渗透。倘使不逮住这条白龙,黑棋将三军毁灭。混沌额上沁出一层汗珠,心中狂呼:“来吧!拼吧!”义无返顾地奔向命运的决疆场——左上角。
  第九十八手,白棋下出高手!蚊帐中人操纵角部做了一个劫,即使混沌劫胜了,也必须连走三手才能吃尽白棋。混沌傻眼了。这岂止是高手?简直是鬼手!可是,混沌没有盘旋余地,只得一手一手把白棋提尽。蚊帐中人则操纵这劫,吃去黑右下角,又封住一条黑龙。
  现在,轮到混沌逃龙了。可是举目一望,四周白花花一片,如同漫天大雪遮天蔽日压来。混沌手捏一枚黑子,泥塑般呆立。一子重千钧啊!他取胜一役,但又将败于此役。只要逃出这条龙,才能使白棋没法挽回适才的损失。但是前途迷茫,前途何在?
  正为难时,一阵阴风扑开门,瘸瘸拐拐进来个老师长。混沌闻声回头,见是那死去多年的私塾师长。既已死,怎地又在这荒山僻野露脸?太蹊跷!告急中混沌顾不得很多,连呼:“教员,教员,帮我一把!”
  私塾师长瘸至桌前,捻着山羊胡子俯身观棋。阴气繁重,压得灯火矮小如豆。那白臂翘起食指,瞄准罩子灯一点,火苗快速跳起,大放光亮。老师长一惊,身子翻仰,样子非常狼狈。
  “哼哼。”帐内嘲笑。
  混沌心中愤愤:这局棋,定要赢!一股热血冲向脑门,阳刚之气逼得黑发霍霍竖起。
  瘸子师长似乎晓得对手不是凡人,一招手,门外进来他的同伴,先入二人羽扇纶巾,气度轩昂,正是清代围棋集大成者:由由然大师范西屏,高手盖天施襄夏。他们在当湖棋战十局,成为围棋典范;施襄夏因心力耗尽,终局时呕血而死。再进来一位,明代国手过百龄,他著的《官子谱》至今传播。宋代的围棋宗师刘仲甫扶着龙头拐的骊山老母蹒跚而入。一千年前他们在骊山脚下大战,只三十六着,胜败便知。直至年龄时代的弈秋进屋,围棋史上英豪们便来齐了。
  混沌危坐桌前。他再不猜测这些人若何来到人世,只把眼光集合在那只手上。雪白如玉的手,如此超然,如此绝对,一圈崇高的光环围绕着它。它恍如一向是人、鬼、神的主宰,一向是六合万物的主宰。它是不成顺从的,不成超越的。混沌大白,他是在与没法克服的对手交兵。他想赢,一定要赢!
  大师们皆不言语,神气庄重厉穆。混沌的穴位被一人一指按住,或风池或太阳,或大推或命门。霎时候灵气盈盈,人类聪明集于混沌一身。他感觉脑子腐败,心中生出很多棋路,更有一种气力十倍百倍地在体内彭湃。他拿起黑子,决然投下,然后昂起头,眼光灼灼,望着蚊帐里不成知的对手。
  华夏突围起头。混沌在白棋大样子里辗转盘旋,或刺或飞,或尖或跳,招数高深决非昔日水平,连他自己也惊奇不已。但是蚊帐中人水涨船高,棋艺比适才更胜几筹。那白棋恰似行云流水,潇洒自若,步步精湛,招招凶恶,逼得黑棋没有喘息的机遇。黑棋恍如困在笼中的猛兽,大发雷霆,狂撕乱咬,却咬不开白棋密密匝匝的包围圈。混沌双目瞪圆,急汗如豆。棋盘上黑棋败色渐浓。
  忽然,混沌脑中火花一闪,施出一着千古奇绝的手筋。白棋抵挡之际暴露一道裂缝,黑棋灵敏地逮住机会,硬挤出红色的包围圈。现在,右侧广漠的童贞地向他招手。只要平安到达右侧,黑色的大龙就能成活。可是,白棋岂肯放松?拐弯抹角,步步紧逼,设下重重障碍。黑棋艰难地向右侧匍匐。追击中,白棋截杀黑龙一条尾巴。这一损失教混沌心头剧痛,似乎被人截去一只左脚。他咬着牙,继续向童贞地进军。白棋跳跶闪灼,恰似舞蹈着的精灵,肆意凌辱负伤的黑龙。黑龙流着血,冷静地嗟叹着,以惊人的意志爬向目标地。只要有一线保存的希望,不管忍受几多牺牲,混沌都顽强地抓牢不放!棋盘上满盈着烦闷的氛围。人生的不幸,似乎凝聚在这条龙身上。命运经常这样刻毒地考验人的负荷才能。
  终究,混沌到达了彼岸。他顿时返过身,冲击白棋的亏弱处。蚊帐中人翘起食指,指尖闪烁五彩光辉。这是一种奥秘的警告。混沌定定地望着那手指,朦胧地感应很多自己从不知晓的工具。白子叭地落鄙人边,威胁着刚刚逃走恶运的黑龙。他必须止步。他必须放弃打击,就地做活。可是,这样活何等难熬啊!那是使人梗塞的榨取,你要活,就必须像狗一样。混沌抬起头,那食指仍然直竖,仍然闪烁着五彩光辉。混沌把头昂得高高,夹起一枚黑子,狠狠地打入白阵!
  这是钢铁楔子,刚刚追击黑龙的白棋,被钉在将遭消灭的羞辱柱上。下边的白棋又跳一手,夺去黑龙的眼位,使它落空最初的保存希望。因而,似乎两位立在绝壁边上的军人,各自抽出冷光闪闪的宝剑,起头一场不共戴天的决战。
  这是何等壮烈的决战啊!围棋在此显现出大方悲歌的阳刚之美:它不是文质彬彬的游戏,它是一场伤亡枕藉的大搏杀!看,混沌使出天生蛮力,杀得白棋惨绝人寰;蚊帐中人猛攻黑龙,一口接一口地紧气,雪白的手臂竟如此阴冷,刽子手一样扼住对手的喉咙。混沌走每一步棋,都恍如在叫嚷:“我受够了!我明天赋像一条汉子!”白棋却简短而森人地回答:“你必死!”黑棋的攻势排山倒海,招招带着冲天的肝火。一个复仇的豪杰才会具有那样的气力,这气力如此灼热,如同刚刚喷出火山口的岩浆,声势赫赫,扑灭万物。白棋置自己的阵地掉臂,专心致志地抹杀黑龙。两位军人都不防卫,听凭对方猛砍自己的躯体,同时加倍凶暴地刺向对方的关键。
  屋外响起一声琵琶,清澈婉转。琵琶先缓后急,奏的是千古名曲《十面匿伏》。又有无数琵琶应和,嘈嘈切切,声环茅舍。小小棋盘升起一股血气,先在屋内盘桓,积储势大,打破茅舍,红殷殷直冲霄汉。天空忽然炸响焦雷,继而群雷滔滔而下。琵琶声脆音亮,激越如潮,恍如尖锐的锥子,刺透闷雷,挺头而出。两者互压互盖,频频交织,伴那一柱血光,衬着得六合轰轰烈烈。
  蚊帐中人吃了混沌的黑龙,混沌并吞了先前白阵。沧海桑田,一场大转换。棋细势均,胜败全在官子上。混沌回头看看,列位先师耗尽真力,已是疲惫不胜。混沌方知这场大战非自己一人所为。人、鬼、神结为一阵,齐斗那一目了然一只手。
  官子争取亦是严重。俗语道:“官子见棋力”。那星星点点的小地方,都是寸土必争;邃密奥妙,全在其中。《官子谱》、《玄玄棋经》连珠妙着尽数用上,妙中见巧,巧中见奇。小小棋盘,竟是大千天下。
  棋圣们一面挖空心机,一面审度情势。范西屏丢了羽扇,先失飘然神韵;刘仲甫扯去纶巾,不见大师风采。瘸子师长挨不到桌边,急得鼠窜,却被诸多大腿一绊一跌,显出饿死鬼的猴急。骊山老母最擅计较,已知终局,扁着没牙嘴巴喃喃道:“胜败东床,全在右下角那一劫上……”心里急,手上一运仙力,竟把龙头手杖折断。
  公然,官子收尽,起头了右下角的劫争。围棋缔造者立下掠夺法则,真正奇异之极:出现双方相互提子的场面,被提一方必须先在别处走一手棋,逼对方应了,方可提还一子。如此循环,就叫掠夺。掠夺胜败,全在双方把握的劫材上。混沌的大龙死而不僵,此时成了好劫材,逼得蚊帐中人一手接一手应,直到提尽为止。黑阵内的白棋残子也大举骚乱,扰得混沌终不得粘劫。两小我你提曩昔,我提返来,为此一向争得头破血流。
  鸡将啼,天空东方一颗大星雪亮。混沌劫材已尽,蚊帐中人恰恰多他一个。大师们一路伸长脖颈,恨不得变作棋子跳入棋盘。但是望眼欲穿,终究不能替混沌找出一个劫材。一局好棋,眼看输在这个劫上。满桌浩叹短叹,皆为东床之负嗟惜。混沌呆若木鸡,一掬热泪滔滔而下。
  列位棋祖转向混沌,眼光沉沉。混沌黑袄黑裤,好像一颗黑棋子。祖师们伸手指定混沌,神气庄重地道:“你去!你做劫材!”
  混沌巍巍站起。霎时屋内外寂静,空气凝聚。混沌一腔大方,壮气浩然。推金山,倒玉柱,混沌长跪于地。
  “罢,混沌舍啦!”
  蚊帐中人幽幽叹息:“唉……”一只白臂渐渐缩回,再不复出。
  混沌背猪头出西庄,几日不回。西庄人记得元旦雪大,不由惴惴。知底细者都道混沌去了官屯,便打发些腿快青年去寻。官屯小学教师见西庄来人,惊讶道:“我没有见到混沌,他哪来我这里?”
  众人大惊,比比皆是搜寻混沌。教师失棋友心焦虑,掉臂肺病,严寒里东奔西颠。半日不见混沌踪影,便有民兵报告公安局。
  有一老者指导道:“何不去迷魂谷找找?那地方多事。”因而西庄、官屯两村公众,蜂拥至迷魂谷。
  迷魂谷白雾漫漫。人到雾收,恰似神人卷起纱幔。众人举目一望,大惊大悲。只见谷中棋盘高山,密匝匝布满黑石。混沌跪在右下角,人早冻僵;举头向天,不失倔强傲气。一只猪头搁在树下,面孔凄然。
  混沌死了。有西庄人将猪头捧来,告诉教师:只因混沌送猪头给他过年,才冻僵于此。教师紧抱猪头,被棋友谊谊感至肺腑,放声号啕,悲怆欲绝。
  有人惊讶:混沌背后是百丈深谷,阵势极险,他却为何跪死此地?众人作出各种猜测,群情纷纷。教师亦觉惶惑,止住泣涕,四周蹒跚寻思。
  他在黑石间转绕几圈,又爬到高处,俯瞰谷地。看着看着,不觉失声惊叫:“咦——”
  谷地平整四方如棋盘,黑石白雪间隔如棋子,恰成一局围棋。教师思忖好久,方猜出混沌冻死前搬石取暖,无意中摆出这局棋。真是棋痴!再细观此局,但见构想奇异,着数精巧,出澎湃大气,显宇宙恢宏,实在是他生平未见的伟高文品。群山巍峨,环棋盘而立;长天苍苍,垂彤云而下;又有雄鹰盘旋山涧,长啸凄厉……
  官屯教师身心震动,庄严久立。
  众人爬山围拢教师,见他异常神气皆不解。纷纷问道:“你看什么?混沌干啥?”教师答:“下棋。”“深山田野,与谁下棋?”教师沉默不语。很久,轻飘飘道出一字:“天!”
  俗人浅见,喳喳诘问:“赢了还是输了?”
  教师细细数目。数至右下角,见到阿谁决分高低的劫。混沌长跪于地,充任一枚黑子,恰恰劫胜!教师崇敬混沌精神,豪情彭湃。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,喊得山野震动,林木悚然——
  “胜天东床!”《天局》
       西庄有个棋痴,人都称他混沌。他对万事模糊,惟独精通围棋。他走路跌跌斜斜,听说是踩着棋格走,步步都是绝招。棋自然是精了,却没妻子——正值四十壮年。但他实在的苦处在于找不到对手,心中常覆盖一层孤独。他只好跟自己下棋。
  南三十里有个官屯小村,住着一位小学教师,是从北京迁返回籍的。传闻他是围棋国手,段位极高,犯了什么毛病,才窝在这山沟旮旯里。混沌访到这位高手,经常步行三十里至官屯弈棋。
  混沌五大三粗,脸庞黝黑,棋风刚勇非常,善用一招“镇神头”,搏杀极凶恶。教师头回和他下棋,下到中盘,就受惊地抬起头来:“你的杀力真是罕有!”混沌谦虚地址颔首。但教师收官功夫甚是出色,渐渐地将空拣返来。两人惺惺惜惺惺,豪杰识豪杰,成为至好。教师常把些棋界工作讲给他听。讲到近代日本围棋突起,远胜中国,混沌就暴露冒失性了:“妈的,杀败日本!”
  混沌确是怪才。儿时,一位瘸子老塾师教会他围棋。三年自然灾难,师长饿死了。混沌自生自长,跑野山,喝浑水,前程成一条铁汉。那棋,竟也浑然天成,生出一股庞大的蛮力,常在棋盘上搅起狂风骇浪,令对手咋舌。不管怎样坚固的堡垒,他强攻硬打,定将其摧毁。似乎他伸出一双粗黑的大手,推着泰山在棋盘上行走。官屯教师经常感慨:“这股气力从何而来?国家队如果……”恍如想起什么,下半句话打住。
  尾月三十,混沌弄到了一只猪头。他便绕着猪头转圈,嘴里嘀咕:“能曩昔年吗?能吃上猪头吗?落魄的人哪!”因而背起猪头,决意到官屯走一遭。
  时值傍晚,漫天大雪。混沌刚出门,一身黑棉衣裤就变了白。北风咆哮,恍若有无数人劝止他:“混沌,别走!这大的雪——”
  “啊,不!”
  千人万人拉不住他,他固执而任性地投入田野。雪团团簇簇如浓烟翻滚。群山摇摇摆晃如醉汉不能守静。风雨夹裹逼得混沌陀螺似的扭转,睁不开眼睛,满耳咆哮。天空中有隆隆声,神灵们驾车奔驰。冰河早被覆盖,隐入莽莽雪原不见踪影。六合化作一片,无穷广大,却又无穷拥堵。处处潜伏着危险。
  混沌走入山岭,渐渐丢失了偏向。天已断黑,他深一脚浅一脚,在雪地里跌跌撞撞。背上那猪头冻得铁硬,一下一下拱他脊背。他想:“要糟!”手脚一软,跌坐在雪窝里。
  含混一阵,混沌骤醒。风雪已停,天上悬挂一弯寒冰,照得天下冷寂。借月光,混沌发现自己身处一山坳,平整四方,如棋盘。高山一侧是刀切般的绝壁,四周黑沉沉大山环抱。混沌晓得这地方,村人称作迷魂谷。堕入此谷极难脱身,更况且这样一个雪夜!混沌心中惊慌,拔脚就走。但是身如着魔,转来转去总回到那棋盘。
  夜已深。雪住天更寒。混沌要冻作冰块,心里却还苏醒:“妈的,不能在这儿冻死!”四下巡查,发现山上皆黑石,块块庞大如牛。他干脆不走,往返搬黑石取暖。原本天生蛮力,偌大的石块一叫劲,便擎至胸腹。他将黑石一块块置于高山。身子暖了,脑子却渐渐懵懂,入睡似的眼前模糊起来。
  他似乎转过几个山角,隐约看见亮光。急赶几步,来到一座高雅的茅舍前。混沌大喜:“本日获救了!”莽鲁莽撞举拳擂门。屋里有人应道:“是你来了。请!”
  混沌进屋,但见劈面摆着一张大床,蚊帐遮掩,看不出床上躺着何人。混沌希奇:什么毛病?冬季怕蚊咬?蚊帐里传出病恹恹的声音:“你把桌子搬来,这就与你下棋。”
  混沌大喜:有了避风处,还捞着下棋,今晚好命运。又有几分迷惑:听口气那人认得我,却不知是谁。他把桌子般到床前,禁不住探头朝蚊帐里观望。但是蚊帐似云似锦,叫他看不透。
  “混沌,你不必观望,下棋吧!”
  混沌感觉羞惭,抓起一把黑子,枝梧道:“教员高手,饶我执黑先行。”
  蚊帐中人并不忍让,冷静等他行棋。混沌思忖很久,在右下角置一黑子。蚊帐动动,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。混沌觉眼前一亮!那白臂如蛇游靠近棋盒,二指夹起一枚白子擎至空中,叭一声脆响,落子棋盘中心。混沌大惊:这全不是常规下法!哪有第一着占天元位置的?他伸长脖颈,想看看蚊帐里究竟是什么人。
  “你不必观望,你见不到我。”
  声音绵绵软软如病中吟,比女子更细弱;但又带着仙气,恍如从高远处传来,隐约约约却字字清楚。这声音叫混沌深感奥秘,暗叹今夜有了奇遇。混沌奋起精神,预备一场好战!
  棋行十六着,厮杀起头。白棋飞压黑右下角,混沌决然冲断。他自恃棋力雄壮,有仗可打从不罢休。白棋黑棋各成两截,四条龙盘卷翻滚沿边向左奔突。混沌素以快棋著称,对方更是落子如飞。官庄教师常说混沌棋粗,蚊帐中人却快而周密。混沌惊诧之心有增无减,更使足十二分蛮力。白棋奇妙地逼他做活,他却又把一条白龙截断。现在谁也没有退路了,不吃对方的大龙必死无疑。
  围棋,只黑白二子,却最表现保存合作的本质。它又不像象棋,无帅卒之分,恍如代表六合阴阳,赤裸裸就是冲突。一旦自己的保存遭到威胁,谁不豁出老命奋起抗争呢?现在,右下角燃起的烽火越烧越旺,厮杀极惨烈。混沌掉臂一切地揪住一条白棋,又镇又压,穷追猛打。白棋却化作涓涓细流,静静地在黑缝中流淌,往黑棋的左上角渗透。倘使不逮住这条白龙,黑棋将三军毁灭。混沌额上沁出一层汗珠,心中狂呼:“来吧!拼吧!”义无返顾地奔向命运的决疆场——左上角。
  第九十八手,白棋下出高手!蚊帐中人操纵角部做了一个劫,即使混沌劫胜了,也必须连走三手才能吃尽白棋。混沌傻眼了。这岂止是高手?简直是鬼手!可是,混沌没有盘旋余地,只得一手一手把白棋提尽。蚊帐中人则操纵这劫,吃去黑右下角,又封住一条黑龙。
  现在,轮到混沌逃龙了。可是举目一望,四周白花花一片,如同漫天大雪遮天蔽日压来。混沌手捏一枚黑子,泥塑般呆立。一子重千钧啊!他取胜一役,但又将败于此役。只要逃出这条龙,才能使白棋没法挽回适才的损失。但是前途迷茫,前途何在?
  正为难时,一阵阴风扑开门,瘸瘸拐拐进来个老师长。混沌闻声回头,见是那死去多年的私塾师长。既已死,怎地又在这荒山僻野露脸?太蹊跷!告急中混沌顾不得很多,连呼:“教员,教员,帮我一把!”
  私塾师长瘸至桌前,捻着山羊胡子俯身观棋。阴气繁重,压得灯火矮小如豆。那白臂翘起食指,瞄准罩子灯一点,火苗快速跳起,大放光亮。老师长一惊,身子翻仰,样子非常狼狈。
  “哼哼。”帐内嘲笑。
  混沌心中愤愤:这局棋,定要赢!一股热血冲向脑门,阳刚之气逼得黑发霍霍竖起。
  瘸子师长似乎晓得对手不是凡人,一招手,门外进来他的同伴,先入二人羽扇纶巾,气度轩昂,正是清代围棋集大成者:由由然大师范西屏,高手盖天施襄夏。他们在当湖棋战十局,成为围棋典范;施襄夏因心力耗尽,终局时呕血而死。再进来一位,明代国手过百龄,他著的《官子谱》至今传播。宋代的围棋宗师刘仲甫扶着龙头拐的骊山老母蹒跚而入。一千年前他们在骊山脚下大战,只三十六着,胜败便知。直至年龄时代的弈秋进屋,围棋史上英豪们便来齐了。
  混沌危坐桌前。他再不猜测这些人若何来到人世,只把眼光集合在那只手上。雪白如玉的手,如此超然,如此绝对,一圈崇高的光环围绕着它。它恍如一向是人、鬼、神的主宰,一向是六合万物的主宰。它是不成顺从的,不成超越的。混沌大白,他是在与没法克服的对手交兵。他想赢,一定要赢!
  大师们皆不言语,神气庄重厉穆。混沌的穴位被一人一指按住,或风池或太阳,或大推或命门。霎时候灵气盈盈,人类聪明集于混沌一身。他感觉脑子腐败,心中生出很多棋路,更有一种气力十倍百倍地在体内彭湃。他拿起黑子,决然投下,然后昂起头,眼光灼灼,望着蚊帐里不成知的对手。
  华夏突围起头。混沌在白棋大样子里辗转盘旋,或刺或飞,或尖或跳,招数高深决非昔日水平,连他自己也惊奇不已。但是蚊帐中人水涨船高,棋艺比适才更胜几筹。那白棋恰似行云流水,潇洒自若,步步精湛,招招凶恶,逼得黑棋没有喘息的机遇。黑棋恍如困在笼中的猛兽,大发雷霆,狂撕乱咬,却咬不开白棋密密匝匝的包围圈。混沌双目瞪圆,急汗如豆。棋盘上黑棋败色渐浓。
  忽然,混沌脑中火花一闪,施出一着千古奇绝的手筋。白棋抵挡之际暴露一道裂缝,黑棋灵敏地逮住机会,硬挤出红色的包围圈。现在,右侧广漠的童贞地向他招手。只要平安到达右侧,黑色的大龙就能成活。可是,白棋岂肯放松?拐弯抹角,步步紧逼,设下重重障碍。黑棋艰难地向右侧匍匐。追击中,白棋截杀黑龙一条尾巴。这一损失教混沌心头剧痛,似乎被人截去一只左脚。他咬着牙,继续向童贞地进军。白棋跳跶闪灼,恰似舞蹈着的精灵,肆意凌辱负伤的黑龙。黑龙流着血,冷静地嗟叹着,以惊人的意志爬向目标地。只要有一线保存的希望,不管忍受几多牺牲,混沌都顽强地抓牢不放!棋盘上满盈着烦闷的氛围。人生的不幸,似乎凝聚在这条龙身上。命运经常这样刻毒地考验人的负荷才能。
  终究,混沌到达了彼岸。他顿时返过身,冲击白棋的亏弱处。蚊帐中人翘起食指,指尖闪烁五彩光辉。这是一种奥秘的警告。混沌定定地望着那手指,朦胧地感应很多自己从不知晓的工具。白子叭地落鄙人边,威胁着刚刚逃走恶运的黑龙。他必须止步。他必须放弃打击,就地做活。可是,这样活何等难熬啊!那是使人梗塞的榨取,你要活,就必须像狗一样。混沌抬起头,那食指仍然直竖,仍然闪烁着五彩光辉。混沌把头昂得高高,夹起一枚黑子,狠狠地打入白阵!
  这是钢铁楔子,刚刚追击黑龙的白棋,被钉在将遭消灭的羞辱柱上。下边的白棋又跳一手,夺去黑龙的眼位,使它落空最初的保存希望。因而,似乎两位立在绝壁边上的军人,各自抽出冷光闪闪的宝剑,起头一场不共戴天的决战。
  这是何等壮烈的决战啊!围棋在此显现出大方悲歌的阳刚之美:它不是文质彬彬的游戏,它是一场伤亡枕藉的大搏杀!看,混沌使出天生蛮力,杀得白棋惨绝人寰;蚊帐中人猛攻黑龙,一口接一口地紧气,雪白的手臂竟如此阴冷,刽子手一样扼住对手的喉咙。混沌走每一步棋,都恍如在叫嚷:“我受够了!我明天赋像一条汉子!”白棋却简短而森人地回答:“你必死!”黑棋的攻势排山倒海,招招带着冲天的肝火。一个复仇的豪杰才会具有那样的气力,这气力如此灼热,如同刚刚喷出火山口的岩浆,声势赫赫,扑灭万物。白棋置自己的阵地掉臂,专心致志地抹杀黑龙。两位军人都不防卫,听凭对方猛砍自己的躯体,同时加倍凶暴地刺向对方的关键。
  屋外响起一声琵琶,清澈婉转。琵琶先缓后急,奏的是千古名曲《十面匿伏》。又有无数琵琶应和,嘈嘈切切,声环茅舍。小小棋盘升起一股血气,先在屋内盘桓,积储势大,打破茅舍,红殷殷直冲霄汉。天空忽然炸响焦雷,继而群雷滔滔而下。琵琶声脆音亮,激越如潮,恍如尖锐的锥子,刺透闷雷,挺头而出。两者互压互盖,频频交织,伴那一柱血光,衬着得六合轰轰烈烈。
  蚊帐中人吃了混沌的黑龙,混沌并吞了先前白阵。沧海桑田,一场大转换。棋细势均,胜败全在官子上。混沌回头看看,列位先师耗尽真力,已是疲惫不胜。混沌方知这场大战非自己一人所为。人、鬼、神结为一阵,齐斗那一目了然一只手。
  官子争取亦是严重。俗语道:“官子见棋力”。那星星点点的小地方,都是寸土必争;邃密奥妙,全在其中。《官子谱》、《玄玄棋经》连珠妙着尽数用上,妙中见巧,巧中见奇。小小棋盘,竟是大千天下。
  棋圣们一面挖空心机,一面审度情势。范西屏丢了羽扇,先失飘然神韵;刘仲甫扯去纶巾,不见大师风采。瘸子师长挨不到桌边,急得鼠窜,却被诸多大腿一绊一跌,显出饿死鬼的猴急。骊山老母最擅计较,已知终局,扁着没牙嘴巴喃喃道:“胜败东床,全在右下角那一劫上……”心里急,手上一运仙力,竟把龙头手杖折断。
  公然,官子收尽,起头了右下角的劫争。围棋缔造者立下掠夺法则,真正奇异之极:出现双方相互提子的场面,被提一方必须先在别处走一手棋,逼对方应了,方可提还一子。如此循环,就叫掠夺。掠夺胜败,全在双方把握的劫材上。混沌的大龙死而不僵,此时成了好劫材,逼得蚊帐中人一手接一手应,直到提尽为止。黑阵内的白棋残子也大举骚乱,扰得混沌终不得粘劫。两小我你提曩昔,我提返来,为此一向争得头破血流。
  鸡将啼,天空东方一颗大星雪亮。混沌劫材已尽,蚊帐中人恰恰多他一个。大师们一路伸长脖颈,恨不得变作棋子跳入棋盘。但是望眼欲穿,终究不能替混沌找出一个劫材。一局好棋,眼看输在这个劫上。满桌浩叹短叹,皆为东床之负嗟惜。混沌呆若木鸡,一掬热泪滔滔而下。
  列位棋祖转向混沌,眼光沉沉。混沌黑袄黑裤,好像一颗黑棋子。祖师们伸手指定混沌,神气庄重地道:“你去!你做劫材!”
  混沌巍巍站起。霎时屋内外寂静,空气凝聚。混沌一腔大方,壮气浩然。推金山,倒玉柱,混沌长跪于地。
  “罢,混沌舍啦!”
  蚊帐中人幽幽叹息:“唉……”一只白臂渐渐缩回,再不复出。
  混沌背猪头出西庄,几日不回。西庄人记得元旦雪大,不由惴惴。知底细者都道混沌去了官屯,便打发些腿快青年去寻。官屯小学教师见西庄来人,惊讶道:“我没有见到混沌,他哪来我这里?”
  众人大惊,比比皆是搜寻混沌。教师失棋友心焦虑,掉臂肺病,严寒里东奔西颠。半日不见混沌踪影,便有民兵报告公安局。
  有一老者指导道:“何不去迷魂谷找找?那地方多事。”因而西庄、官屯两村公众,蜂拥至迷魂谷。
  迷魂谷白雾漫漫。人到雾收,恰似神人卷起纱幔。众人举目一望,大惊大悲。只见谷中棋盘高山,密匝匝布满黑石。混沌跪在右下角,人早冻僵;举头向天,不失倔强傲气。一只猪头搁在树下,面孔凄然。
  混沌死了。有西庄人将猪头捧来,告诉教师:只因混沌送猪头给他过年,才冻僵于此。教师紧抱猪头,被棋友谊谊感至肺腑,放声号啕,悲怆欲绝。
  有人惊讶:混沌背后是百丈深谷,阵势极险,他却为何跪死此地?众人作出各种猜测,群情纷纷。教师亦觉惶惑,止住泣涕,四周蹒跚寻思。
  他在黑石间转绕几圈,又爬到高处,俯瞰谷地。看着看着,不觉失声惊叫:“咦——”
  谷地平整四方如棋盘,黑石白雪间隔如棋子,恰成一局围棋。教师思忖好久,方猜出混沌冻死前搬石取暖,无意中摆出这局棋。真是棋痴!再细观此局,但见构想奇异,着数精巧,出澎湃大气,显宇宙恢宏,实在是他生平未见的伟高文品。群山巍峨,环棋盘而立;长天苍苍,垂彤云而下;又有雄鹰盘旋山涧,长啸凄厉……
  官屯教师身心震动,庄严久立。
  众人爬山围拢教师,见他异常神气皆不解。纷纷问道:“你看什么?混沌干啥?”教师答:“下棋。”“深山田野,与谁下棋?”教师沉默不语。很久,轻飘飘道出一字:“天!”
  俗人浅见,喳喳诘问:“赢了还是输了?”
  教师细细数目。数至右下角,见到阿谁决分高低的劫。混沌长跪于地,充任一枚黑子,恰恰劫胜!教师崇敬混沌精神,豪情彭湃。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,喊得山野震动,林木悚然——
  “胜天东床!”

欢迎来到【吾爱发广告网】交流、互助、发广告
 

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.52fgg.com [这是默认签名  更换签名点这里!]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发广告论坛 Inc. |网站地图|我的广告

GMT+8, 2019-12-13 00:2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